覺得自己的愛很吝嗇也很狹隘。

只有親情愛與友愛。

至於給予戀人的愛,我從不曾想過。

 

以前曾經過的怦然,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幼稚至極。

回頭想想,多僅是因為外表的被吸引(而對方似乎也是如此而選擇我?),在心靈的交流上近趨於零。

(但是不能否認,至今的我仍幼稚地追求第一眼的心動,過於熟悉的,我無法也不願)

 

親人、友人和自己,是我給予愛的對象。

 

想起蔣勳曾說過,

因此,我寧願愛是可以平均分攤的,愛我的人,他同時也有親情的愛、友情的愛、同事的愛,以及在生活當中還有其他能吸引他愛的事物,我會很感謝這些人、這些事幫我分擔了他的愛,沒有全部壓在我身上,讓我喘不過氣來。同樣的,我的愛也有很多的支點,不會只放在一個人身上,而這些分攤的愛,並不會減損愛情的純度,反而是一種增加。」

 

希望自己的愛人的愛能夠廣泛,而不是將所有的愛都給予愛人。

 

這段話不禁讓我反省自己。

我的愛,的確太狹隘也太吝嗇了。

 

畢竟不是很喜歡增加朋友的個性。

吝嗇的愛,實在無暇再分出去給陌生人。

 

世上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大概就是陌生人到成為親人的這段過程了。

 

是什麼樣的緣份,會讓完全陌生的人成為最為親密的陌生人。

我難以想像,也不曾去思考過。

 

親人,在我心中被定位為親人的存在的人,都是我願意犧牲自己性命去保護的存在。

而這原生關係基本上是天註定的,並不是我努力去追求而來的關係。

所以對我而言新關係的塑造仍舊是個艱澀的任務。

 

一部分是因為從來不曾想過自己會變老、會擁有愛情、甚至會結婚生子。

一部分則是因為自我厭惡(自己都討厭的人,怎麼會有人喜歡呢?),也或許是對於天命的深信不疑。

所以總是懶於追求緣份─這種不是努力就可以達到的事情,我特別苦手。

因為沒有特別想要的積極。

 

總覺得可能隔天一場意外就從此天人永隔。

所以對於過於久遠的未來,總覺得那只是海市蜃樓。

沒有太多期望與規劃過。

 

但是大概是因為抱持這樣的想法,所以活著的當下總是很努力去珍惜。

希望如果不幸意外發生時,腦海中想著的會是「好險,沒什麼遺憾了」或是「還好,那間我很想吃的餐廳我吃過了」,

對於每天能夠平安度過隔天,抱持著像是撿到了的想法。(所以常常需要韓劇來幫助我有動力活到下週哪)

 

想起以前看中村的新年新希望大多是「活下去」或「不能死」,以前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是因為日本人那種緊繃纖細內心所產生的願望嗎?

但到了現在,發現也許是因為深切感受到活著的難得,以及生命中各式苦難的充斥,所以許下這樣的願望吧。

 

而且維持原狀對我而言也是屬於「舒服」的現況,加上實在厭惡為他人所影響心情,所以習於維持相同的人際關係平衡,不希望有任何「外來」打亂了均衡的生活。

 

過年前的下班前刻,同事對我這樣說道「你其實是個外熱內冷的人」

 

有種腦海被打了一槍的感覺,是啊,原來這是我的個性。

外熱內冷。

 

上班時的友愛,下班時間全數回收。因為那是「業務模式」,所以我可以裝做我很友愛也很有愛。

 

事實上的我,愛得很吝嗇。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