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閱讀許多許多的管理哲學或是工作價值觀的書籍後,對於自身在現實中工作的態度有些衝突與矛盾。但有時想想,我也「曾經」如此過,但是隨著工作時間的增長,失望加上大環境的「感化」,感受到「消極看待一切」是種必須學會的保護色後,就更加變本加厲了。說實話,我從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畢竟一次一次的希望落空,再繼續擁有一顆樂觀、期待的心,實在也太為難人,除了偶爾偶爾偶爾的一絲絲心虛與愧咎。但是往往在再度遇到那些令人憤怒與無理的事情時,就會對於自己採取這樣態度而感到沾沾自喜。打從心底對於這份工作可以多付出的精力絕大多數是連一丁點都不願意多付出的。

我討厭人生中和工作有太多連結,除非「不得不」。

最近試著在「不得不」的前提之下,稍微調整一下工作態度,這週試著實踐的是「討厭的事情先做」。

 

9469101329_bf7b7b2de5-pola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