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骨子裡的自己大概還是傳統的中國人吧!跨年還是習慣以農曆過年為主,元旦對我的意義其實並沒有太大,只是覺得既然重要的日子那就回家吧。

不過新的一年也象徵著對過去說再見(尤其是今年,昨天下午六點終於和去年的帳說再見),並且迎接新的開始。我還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在未來將要展開,想到這,對於揮別過去的意象就讓我覺得格外的開心。看到Amy說到初夢的話題,想起今早在睡眼惺忪中被老媽燉的牛肉給「香」醒,一度錯覺以為自己還在高中生涯,揉揉眼睛發現,不僅住的地方不同了,年歲也增加了,身上的包袱也多了些,只能不得承認,從高中生涯的夢中醒來那刻,自己還是有些惆悵的。

突然懷念起過去只要為課業煩惱的高中生涯(雖然那時候課業其實就是人生的全部,而我也從不是以輕鬆態度面對每一場成績上的「失敗」的學生,只能說一切都過了,所以我現在才能以如此愜意的口吻輕描淡寫的描述那痛苦的日子)。

今年做的第一個夢竟然是高中生涯,截至目前為止我人生最不喜歡的那段日子,失去自由,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每天醒來就是考試,人生的價值似乎都是維繫在那0.5分上,高三壓力大到考99分都在哭,每天都在自責,罵自己為什麼那麼笨,為什麼別人考的到100而自己只能考99分。每天都在徬徨,懷疑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未來。

重新又回到那過著有點被束縛住的高中集體生活。身為宿舍生的我們,三年來都是集體上課、集體下課、集體吃飯、集體打掃、集體自習、集體在宿舍外做消防演習、集體洗澡與集體在大通鋪的房間內睡覺。

五點下課馬上衝回宿舍洗澡(因為冬天如果熱水用完了鍋爐要重新燒會必須要被迫洗一陣子的冷水澡),五點十五分洗好澡,五點半洗完衣服並且已經晾好,然後改緊衝到餐廳吃飯、洗碗,和同學打完屁後,七點開始自習(如果是幹部有時需要另外開會),到十點休息半小時,第二階段自習到凌晨一點,然後大家托著疲憊的身軀慢吞吞的走到浴室,刷牙洗臉上床睡覺(如果沒讀完,我們就會學囊螢映雪般,窩在緊急照明燈或是走廊上泛黃的燈泡下繼續坐在冰冷的走廊上準備著明天的考試)。隔天一早六點半愛樂的廣播響起,大夥兒迎接另一場戰爭的開始,每天這樣重覆不斷,我的青春就是在這樣的三年中默默的像我say good-bye。

片段大概是在高三下,體育課游泳完後緊接著的數學課,因為討厭數學課,所以總是會在游完泳後慢吞吞的到沖洗間沖澡、護髮,然後再依依不捨的開始將頭髮吹乾,回到教室。雖然每次數學老師的臉都很臭(因為往往都是上課後20分鐘才進教室,一堂課也不過50分鐘左右而已)。可是除去那些課業壓力不管,對於集體生活有些懷念。大概是因為美豔重新找回那本在高三宿舍時風行一陣子的「新單位」。

上課時集體起立和老師問好,然後從抽屜中拿出課本開始認真做筆記(其實我也沒有很認真啦),偶爾傳傳紙條,偶爾發發呆,偶爾畫畫塗鴉,大多時候則是望著外面晴空萬里的天空,一邊轉著筆一邊渴望著自由。想著只要再撐過100天就好,想著再過100天考完試自己就是自由之軀,想著如果成為大學生後自己絕對要享受翹課的自由(這點我倒是很認真的完成了),想著再過100天美好的暑假就要來臨,想著好多好多,然後乾淨的課本上,越畫越多,越畫越多。

自從大學後,能翹就翹,能遲到早退就盡量,除非真的喜歡的課(例如體質人類學和日文),否則要我全勤很困難,早上起來上8點的課更是不可能。過多的自由一瞬間迷失了自己,有時候只是純粹不想去就算在家看韓劇也願意。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讓自己突然有些些的懷念起那有紀律的生活,雖然當時很不樂意,但是想到未來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時,還是會有點惆悵。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