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胡歌在魯豫有約的訪談中提到的,關於自己個性的「缺陷」:

「比方說我需要空間,我是一個非常需要有自己空間的人。可是時間一長,我就覺得,我需要交流、我需要溝通、我需要朋友。
我需要到人群中,我沒有一個讓我一直能夠維持的狀況,沒有。我總覺得我就是吃完甜的就需要吃點鹹的,之後需要吃點酸的,是這樣的一個過程。」

「(當)想一個人時,讓你消失就消失,讓你在我身邊時你就要在我身邊。」─「(所以)他的節奏得完全跟我的,(得)對上才行啊,如果全踩反了,那這事大了。」

 

很喜歡胡歌在魯豫有約的訪談中提到的,關於自己曾經擁有的「計畫」:

「小時候就是覺得,婚姻啊情感啊都是可以列入計劃表的。
但是真的當你到了這個時候,你會發現這些事情,是沒有辦法計畫的。
你永遠是在等待這個事情的發生,你會變得很被動。」

 

我覺得自己也深陷這樣的「循環」中。也被這樣的「計畫」束手無策中。

現況是希望那些不是很熟的人不要來靠近我。不要來聯繫我。不要來接近我。

現實是希望那些並非努力可獲得的東西就不要再被人為設定。

 

僅存的就只要至親就可。

僅存的就只要活在當下即可。

 

不想勉強自己去傻笑,不想勉強自己去苦笑,不想勉強自己。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