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爹爹聊天,他談到每次旅行後,他的作息會被稍稍打亂,會需要回到台灣後再過個幾天,才能回到原來的狀況。

這麼一想,我正好相反。


【不饑餓不攝食】

記得去年去九州前,因為台灣天氣過熱、少運動又愛吃,所以相對於前年的暑假,胖了5公斤。

而在九州的十天旅行中,當時沒有多想,就只是剛好都跑到沒啥交通工具的地方,一路上10天,每天都走了將近3萬步。

也由於當地天氣過於溼熱,所以沒有三餐都吃,只在肚子餓時才用餐。

後來回到台灣後,發現瘦了3公斤。

這樣的「餓了再吃,不要拘泥三餐一定要吃,又或一定要在明確的固定時刻吃」的過往概念,後來在一本關於靜修的書中重新獲得了鼓勵,「不饑餓不攝食」。

而這也成為了我現在的用餐理念。

不是說三餐不定時,而是說平常也許家裡習慣7點吃早餐,但7點時就是沒有胃口。這時我並不會勉強自己用餐,而是會先暫緩,等到8點、9點時肚子餓時才開始用早餐。

這樣的用餐方式,對於我這個胃口小的人其實就不會有那麼大的「進食壓力」。而是能夠在真正飢餓時,好好的去品嚐一頓餐點。


【走走走】

其實在台灣沒有什麼太多的機會可以走路。平常只會在回到基隆家時到附近的山間步道散步。

但每次旅遊,一部分考量交通費用,一部分是因為希望能更貼近民間樣貌,所以總是不畏艱辛的走走走。

這種有著目標的走路,實在是讓人雀躍與深感幸福。(至少比起像隻倉鼠般地在學校操場不停地走是好多了的)

後來漸漸在台灣也保持這樣的習慣,能站就站,能走就走。

要自己特別為了跑步而跑,實在很困難。

所以養成了不搭電梯,走樓梯的習慣。

若是說起在日本最喜歡的事情是什麼,大概就是在充滿新鮮空氣的鄉間─「走走走」吧。


【喝喝喝喝...水】

這次去湖南,讓我漸漸習慣了只喝水的人生。

不是很喜歡喝水的。尤其在台灣,各式各樣的飲料充斥店家,水變成是最讓人感到百般無聊的飲品了。

但是去湖南,一部分是因為實在太乾燥,喝水的生理慾望渴求大增,水,也因此不那麼不好喝;另一部分是因為飲料種類實在太少,加之出外旅遊希望能盡量減少開銷。所以旅行社每天必定提供的一瓶礦泉水,就成為我的主要飲水來源。

最大的改變是發現起床後口臭幾乎消失了。也許大家都知道,睡前喝牛奶或是飲料,早上起床的口氣實在不會很好。

以前總以為是火氣大。但是這次去湖南,每天只喝開水,起床呵氣後發現口氣變好了。

實在令人開心。

後來回到台灣後,也努力提醒自己多喝開水。

喝喝喝喝水。


【失眠拜拜拜拜】

總是會有一陣子大失眠。

在去湖南前的那一段日子,不得不說飽受失眠之苦。

雖然往往會變成在上班午休時間大睡特睡,但是每當到了夜晚,就會備受「怎麼樣才能進夢鄉」的困擾給環繞著。

然後這種狀況往往會需要到一次旅行的洗禮後才會恢復。

如在廣島、如在九州、如在湖南。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想過,是否因為現在的工作沒有花去我過多精力。因此腦袋仍在清晰運轉,進而影響到生理,無法放鬆的休息歸零。

總之後來就是,長期的失眠狀況發生時,就轉變成認定為身體在提醒我,「嘿,你是不是太久沒去旅行了的關係?」



這麼說來也許我天生就是個適合旅行的人。

水土不服?思鄉病?生理時鐘大亂?

這些我從來都不曾過。

所謂的思念大多思的不是故鄉,而是料理。






,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