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與人相處交談,就越是厭惡自己。

話語說出口的那瞬間,往往伴隨著懊惱與後悔。

「應該這樣說才對」、「糟糕,我怎麼會這樣說」、「啊啊,這樣說是不是不對」

是說學語言會來文化一併滲透進來嗎?

不曾覺得自己是會思考如此細膩的人。

但是轉而像現在需要跟很多人說話的職場上,每天每天需要說話,這件事,漸漸感到負擔了。


用筆談似乎就不會產生這樣的問題。

因為是思考、刪掉、重新書寫後才產生的「話語」。

所以我很放心地開始書寫著。

 

看完「雨樹之國」後,就更喜歡筆談這件事情了。(這樣對聽障人士當然很失禮,先說聲抱歉,而且作者本意應該也不是這樣用來被我曲解的)

能夠事先有充分的時間思考後再將想法表達出。是令人放心的事情。

即使再有個性,也可以在是先先予以修正後再送出。

但是缺點是自己的個性會漸漸被抹去掉,成為一個自己「理想中」而非「現實中」的人。

 

好容易沮喪喔,我。

 

在為人處世這塊,總是很吃力。

在看了「未生」之後,更覺得如此。

最害怕的TEAM WORK,其中的狡詐與詭辯,在其中一目了然。

自己好像還滿少從事團體活動的。

一個人真的輕鬆多了。

也從來不相信「群眾的智慧」。

那只是種責任分擔的行為。

如此深信著。

 

看到溫暖的人,一部分會想貼近,一部分又想遠離。

大概是孺慕羨慕與嫉妒醜陋的兩端在拉鋸。

如此將會顯得自己如此的不堪。

一方面便是如此。

 

連自己都如此厭惡的人,又怎麼會期待這世界上會有一個喜歡自己的人出現呢?

所以我從來不期待。

 

清楚自己個性的缺陷與難搞。

了解自己個性的不足與醜陋。

 

所以我從不期待。會有人欣賞連自己都討厭的我。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