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484.JPG  

對於工作這件事,自己的認知感覺漸漸從喜愛改成使命感。有時會有不得不做的無奈,當然,有時候也會有「這是我所嚮往的工作類型」的小確幸感受冒出。一週年了,我看到了許多事與願違,我遇到了許多不可理喻,我知道了許多現實的真相,我學會甚麼叫做只掃門前雪的自我保護機制。雖然有不服也有憤怒,因為這個世界的原則我還沒學會,懵懵懂懂的闖盪中,跌傷了很多次,但同時我也慶幸,自己能夠遇到,盡早遇到,盡早學會,這一切的不合理,又或可以被說是「傳統」。

若是不給予過多的真心,只要秉持著路燈的心情,相信很多事情都能夠更加無傷大雅,不痛不癢。若是不付出過多在意,只要給與基本的使命感原則,那麼我可能更能夠抽離自我的過多,以客觀的心情面對所有未知的或是正在經歷的困境。

我想像著自己正如同漁夫,汪洋大海中,能夠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的,只有我的雙手以及兩支划槳,我的能力是提升划槳性質的動力,無論是人際關係、語言能力或是工作經驗,告訴我應該去哪裡的,只有我的心,指南針僅供參考,無須在意。它的方向不一定是我的方向,它的目標不一定是我的目標。

在小船上的旅程,整體大目標是那我想要的寶藏,但是小小的目標也是有的,一路上我想要擷取的、擁有的寶物,雖然偶爾方向不同,但是本體上依舊是前進。不過目前的我對於想要摘取的寶物失去了些動力,因為寶物實在也不好拿,經歷了閱讀藏寶圖的過程,踏上小島後,發現遊戲規資額過多過於複雜,反讓我迷失在小島的沙灘上,頓時無法前進。我想,目前就讓我暫時搭個帳篷在岸邊的棕梠樹下歇息一會兒吧!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