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過重視後反而會轉成害怕甚至想逃避。

真實的狀況是關於自己面對日文社的指導一事。

但是曾經深切期盼的沒有實現,所以想想也許是老天爺認為我應該,而且尚有能力可以解決,所以不願意輕易順我意。

 

總覺得自己還是沒有達到自己心中的理想,越想越多後,放棄之心就漸漸萌生。

但是這是膽小鬼的想法,很清楚,卻很難克服。

 

倒數十天的第一堂課。

究竟我想要用什麼方式去上課,至今仍沒有個頭緒。

 

也許我總是在把自己逼緊之餘也善於逼迫他人吧。

所以常有兩敗俱傷。

 

也許是因為定位不清楚,所以牆頭草終究不得人疼。

 

明天開始面對吧。「最大的恐懼就是恐懼本身」。

這不是一直是我心中的名言嗎。

 

膽小鬼。

 

做就是了怕什麼。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