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將你的道德標準套用在台灣人身上」

昨天和老爹聊到對於工作漸漸感到疲倦的心態,以及面對惡靈時的無力感時,

趁著今天全家三人一起徒步走過三重和蘆洲的路途中,針對遇到的民眾的作為我們一起做了些深刻的省思,

最後爹爹對我這樣說道。

 

對於做人處世以及言行舉止方面,我都是努力的追求我心目中的「禮儀之邦」,也是我最愛的日本國。

我努力達到即使厭惡你但是我仍舊彬彬有禮的態度,

我努力做到遇到惡靈還是「客人是神」的方針執行,

我努力地將不屑的態度收斂著,用微笑面對每一位我討厭的人類。

 

我總是期待我給對方尊重對方也會給我尊重,

我總是期待當我遵守規則的時候對方也能好好遵守,

我總是期待當我們雙方有歧見的時候,我們能夠理智的共同找出解決方法,

我總是期待著。

 

但這就像是愛情一樣,我愛你你不一定要愛我,

我對你好其實你不一定要對我好。

所以我對你高道德標準時,我不能要求你以高道德標準回報我,

因為全體的公德心並沒有這麼高。

壞大人還是很多,想當然耳壞小孩也是很多。

 

我不能因為我自己的標準別人達不到而生氣,

這就猶如我自己能及格但不代表別人也能拿到相同的分數。

 

說的也是。

想到這對於日漸煩惡的交際我就覺得釋懷了。

 

爹爹說你應該要學會無視與睥睨。

想想阮籍,

籍又能為青白眼,見禮俗之士,以白眼對之。

嵇喜來吊,籍作白眼,喜不懌而退。

喜弟康聞之,乃赍酒挾琴造焉,籍大悅,乃見青眼。

由是禮俗之士疾之若讎,而帝每保護之。

然後想想自已,懂了。

很簡單。

 

把心思放在自己想放的地方就好,

不要將厭惡的人事物佔據腦袋中,

get ou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