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總覺得人定勝天,所以會強迫硬逼著自己去努力努力與努力。

在學生生涯中這招當然很管用,畢竟,讀書這件事情,主要是「一個人」的戰役,和外在環境與外來人物的關聯性相當的低。

但是出了社會後,漸漸必須要強迫自己改成「盡人事聽天命」。

否則瘋的不是世界就是我自己。

 

以前總會有種奇妙的「使命感」,總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即使違背自己當下的意願,也會有種「成功就是需要在某些程度上勉強自己去做些自己不愛做的事情才能成功」的意念。

 

或許是看過的事情漸漸多了,也開始漸漸說服自己懂得去「既來之則安之」,又或者要開始去知道「目的才重要,中間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自己是必須要能夠忍受或是盡量視而不見地」。

總歸來說,結果論好像還是比過程論更重要些。

 

但是不得不說最近一個月來遇到的種種困境,也在一定程度上讓自己更加有些成長。

包括,適度程度上的厚臉皮;包括,盡人事聽天命的服膺;包括、確立目標的重要;包括,過度換位思考的後遺症。

 

好像總是如同輪迴般地,一段時間就會遇到類似的困境,看來是老天爺知道我「這關」還沒完全過去,所以總是不定期地就又下了類似的難關來讓我增強能力哪。

 

沒有非得。

因為自己的人生和他人是絕對不同的。

所以沒有非得。

 

沒有非得。

因為人生就是一堆選擇題,若是假民主那就只是真專制了。

所以沒有非得。

 

「給生命空間長出自我:你想像一下,你的內在是一個國度,你是這個國度的君主,你的責任是理解百姓的需要,聆聽各種建言,實地觀察與了解這個國度所處的情況,無論是天象氣候、糧食資源供應問題、人民生活景況及感受,還有國度內部穩定及安全性,還有,與外在其他國度之間的合作往來關係。所以你需要聆聽這個國度基礎人民的聲音(本我),你也會需要採納大臣們的建言與忠言,特別是對於國度發展參與過建造的老臣們(超我)。然而,若你偏重那些只顧著滿足自己慾望與需求的本我聲音,或是顧著回應與實現更多期待和要求的超我聲音,你的自我功能會當機、停滯,無法好好發揮功能。失去自我功能的你,只能任憑內在的某一勢力掌控,而不是讓那些力量成為你的資源、提醒,或是參考資料。因此,無論是被內在兒皇帝控制,還是被內在老臣控制,你的自我都無法因為鍛鍊與學習而累積智慧與能力,無法真正的成為一名生命國度的明君。」

昨天在蘇絢慧的書中讀到這段,感覺可以用更客觀的態度面對內在的衝突。真的是很棒的解釋。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