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果都能夠真誠對待彼此那該有多好。

但是真誠的前提就是要信任。偏偏我對於人性是沒有信任的。

所以雖無法真誠待人,但至少是抱持著不讓對方為難的態度去相待的。

 

有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挺不會說話的。

或者該說是,不懂得如何「拐彎抹角」地說話。

如果說職場待久了或是想要成為大官就必須要如此地鬼話連篇。那我想我很樂意放棄這些「成功」的機會.

 

其實當下是有些生氣的。因為被一個充滿著道德瑕疵的人指責我「不善良」。更荒謬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形容自己的個性是「善良」的。

這形容詞的份量如此地重,怎會有人敢以此作為自己的評語呢?

 

同事說,「讓自己心安」和「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是兩件事。

由此可見,不斷強調自己絕對是「善良」的人,做的事情大抵是對不起自己良心的,所以只能「先發制人」地讓自己心安。

推論完前因後果後,確實是讓自己情緒平復挺多的。

 

說感受到背叛也許是過於強烈。

但深切感受到的傷害就是「過去99件事情我是如此認真地去完成,但現在做錯了1件事情後,你們就只死咬著這點不放,甚至當做威嚇我的把柄。」

如果更要說得明確,大概就是「曾經我那麼地尊重你們,但輪到我需要備受尊重時,你們連給我一絲的尊重都不願給,反倒還刺了我的自尊一刀。」

 

我只能轉念。

過程不重要,結果才重要。

 

我只能轉練。

重點是學生,不是學校。

 

我只能轉念。

你們要的資料我都能給,反正你們奪不走我腦袋中的知識。

 

我想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期待那頭也不回的一天。

 

說再見是因為期待會再見,所以那天到臨時刻,我絕對不會說出再見二字。

This I promise YOU.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