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紛爭以及彌補,我非常非常地不在行。

會有這樣的感觸,是在看完最新一集的微微一笑很傾城後。

undefined  

女主角跟自己的閨蜜因為他人的干涉而使得兩人之間有了嫌隙。

但女主角仍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去向閨蜜解釋,試圖修補與恢復彼此的關係,

縱然最初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絕(倒也不是普通戲劇中那種灑狗血的衝突,就是暫時置對方不理,不予回應那種),但她仍舊不怕尷尬不怕被拒絕地努力修補彼此的友情,讓我感到敬佩。

 

不禁回想,若是我遇到了這樣的狀況,我會這樣甘願一次又一次地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嗎?

現實的我截至目前為止,都沒有成功過。也許真是如前同事所說的,因為我很自傲。

 

另一個原因在想,大概是因為我很少犯錯。

好像又有點自傲了。或者該說是,很少犯極大的錯誤。

因為我對自己的人生很有責任感(有時連別人的人生都一起想負責,最近正在跟這責任憂慮對抗中),

所以段考不及格(小考當然還是會有不及格的時候)、被當、重修、補修。上述這些,我從來都沒遇到過。

因為現況是什麼身分,就該為那身分隨之而來所依附的義務與權利負責與實踐,是我從沒有一絲懷疑過的信念。

因此學生時期,我總是戰戰兢兢地讓自己努力去「接近」自己心目中的「憧憬」典範,並以此為目標,且樂而不疲。

(所以學生總愛逼問我為什麼我不去當老師而要當公務人員,因為我對於公務人員有憧憬的典範想要去實踐,對於老師這一職業,則完全沒有想法。而更膚淺的理由則是,當老師就只能一輩子專做某科的教學,且就我自己的觀察看來,老師們的人生視野基本上跟在學生時期的眼界沒差多少,也因為看了太多活在象牙塔的老師與教授們,深知那眼界狹隘的可怕,而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所以,既然對自己而言百害而無一利,當然就沒有想要往那方向前進的動力啦。)

關於重新修補與彌補,經驗值確實可說是零的。

 

而在上班時期,所犯的錯誤大多都是當下道歉就可解決,而不會太大程度上影響彼此關係的程度。

因此對於努力去修復與彌補這件事情,也幾乎是沒有任何經驗值的。

加上總有種消極,認為也許這就是緣份滅失,所以也不會想去強求些什麼以繼續讓彼此的緣份延續。

就是覺得...既然命運這樣安排,也許讓他自然而然地結束不也很好?

而且不得不說,因為這樣的情況,總能讓我順利繼續前往人生的下一步邁進(畢竟繼續待在原地,每天需與對方見面,對彼此也是種折磨吧,所以大多時候我都會很識相地另尋他處發展),

而也因為少了情感的牽掛,有時甚至多了離開的奮發向上之力,就讓自己更能夠頭也不回地瀟灑離去了。

未嘗不是件好事。

 

而若是關於友誼,我的個性也是碰了兩次冷屁股後就會冷處理置之不理。

這樣的處理方式就是,友誼快速降溫,但是總會驀然發現,原來其實我們的友情是沒有這麼濃厚的。加上學生時期的國中、高中、大學,基本上都是3-4年就結束了的。

所以真的感情因此破裂,也就只是斷了聯繫,然後,雙方繼續向前邁進,無論是往高中升學去、往大學升學去,往社會前進去。

維繫很不容易,但是結束真的很簡單。尤其是慢慢地,當彼此的生活環境與社會背景差異漸大後,自然就沒了感情,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至於紛爭的處理,那就更不用說了。

這輩子還真沒吵過幾次架。總是想著「算了」,或是「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等傳說中的人生警言,所以就摸摸鼻子忍了。

大多時候就是趕快讓自己奮發向上,前往他處,繼續往自己的人生目標前進。

但也因為這樣,基本上雖然跟過去的單位不是撕破臉地離開,但是也不會有任何想要與他們聯繫的念頭,所以都是很果斷地斷了聯繫的。

然後很爽快地讓彼此的關係回復到見面時會點個頭打聲招呼的關係。

但我非常喜歡這樣的關係。甚至樂在其中。

 

現況是,又要出發啦。

因為忍受不了自己改變不了現況只能抱怨。

因為忍受不了自己無法成長只能一直吃老本。

 

倒數計時囉。

期待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