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4 我從你們的世界路過,可你們也只是從對方的世界路過。(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一開始是先知道電影的,後來知道有小說,然後接下來更知道有歌曲。

 

其實一開始聽到「從你的全世界路過」這個書名(同時也是第一篇文章的篇名)時,雖然直覺就能感覺到這會是個無疾而終的故事,會是悲傷的,而實際上也確實是悲傷的。

但是很怪的是,我第一個浮現腦海中的卻是,那麼,這個路過,究竟誰是主動,誰是被動呢?

 

(我)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補上了主語後,就這樣的句子來看,(我)應該是主動的那方。是(我)(路過)了你的全世界的。

那麼為什麼我一開始會有悲傷的感覺呢?

既然是(我)主動路過,那麼擁有選擇權的我,有什麼好悲傷的呢?

比起來,被路過的,無法留住想留住的人才是該悲傷的吧。

 

但其實冷靜想想,事實上也沒有所謂(不路過)這件事情吧。

一來每個人走的路終究不會自始至終都選擇相同的。

二來每個人的道路長度也不盡相同,所以終究是不可能共同走到終點的。

三來每個人資質不同,行走的速率也是不盡相同的。能夠達到全程同肩並進的,幾乎也可說是不可能的。

所以,「路過」這個生命動詞,在我心中,總覺得是正常也是應該的。

但也許就是因為是天方夜譚,所以才會抱持著希望,希冀能夠一起走相同的道路到達相同的目的地。也因此把路過當成了遺憾。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