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長假還是旅行,我好像都是一樣。

給了自己一段略長的空白,前一兩天總是會為了那「開工那天有哪些待辦事項該做?」或是「那回國時去機場要怎麼回去,幾點出發比較好?」這樣的煩惱給糾纏一下。

想要簡單地放空休息,但那莫名的不安就是會不時地浮上水面朝自己的心臟刺一下刺一下的。

不過託旅行的福(因為本人今天的旅行永遠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才會訂好),因此常常也無什麼閒暇可以去擔心六天後或是十天後的事情。

 

然後根據過去經驗,大概要到第三天才有辦法開始真正放空。

 

猜想也許是因為平常的生活總是非常快速地,踩著快門地。(這當然不全是說我的工作步調,這邊所指的是我的腦袋運轉速度)

所以要按煞車時,當然無法像是緊急煞車般地立刻停住,而比較像是慢性煞車一樣,過了幾天才會停下來。

 

星期二跟星期三時,總是不自覺地心還是會掛著工作。

但到昨天晚上,就真的完全放空了。

 

讀喜歡的書,背喜歡的單字,看喜歡的戲劇。

不得不說在這幾天密集地閱讀下,看日文原文的速度又更上一層樓了,而且也比較不吃力了。(以前曾經覺得讀的很不順的「沒有名字的怪物」這本小說,昨天重新鼓起勇氣看了前幾頁,覺得突然好親切。)

 

倒是韓文單字,怎麼越背越多啊。

但是語言這種東西啊,就是急不得哪。

 

關於韓文,有時候自己還是會把「目標」給混淆,一不小心就開始朝TOPIK檢定的方向邁進了,其實該真正加強的應該是我的會話能力啊(笑)。

現在正努力實踐地,就是「無時無刻只放著韓文」的目標。

聽到吐為止都不能停。努力到吐那刻就是成功的開始。(這當然是指心境的想吐,讀書讀到真正嘔吐也太可怕)

 

在外人看來好像有點自虐,但其實我是很樂在其中的。

畢竟是要將一個完全外在的事物融入自己的血與肉中,就像是外來的移植一樣,身心總是會有一般抵抗,最後才會真正融合在一起,不是嗎?

 

與日文這樣稍稍的水乳相融也是這幾年的事情,若要從認真接觸日文說起,這場移植也過了快要10年哪。(驚)

但其實我的日文還是不道地的。大概是因為沒有真正接觸到日本這個國家,沒有真正浸淫在日本這個社會中。

不過現在的我也漸漸能夠感受到他們的文學的美麗了。

大概是因為自己喜歡的是文字更勝於語言,所以口說的部份,一直以來我都不擅長。

也或許是因為需要用口說表達長篇大論的機會幾乎是沒有,所以會話能力就一直停留在旅遊口語的程度了(汗)。

但這也不能說哪裡不好,畢竟外語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實用」嘛。

而對我來說,外語的最實用部分絕對就是出國時我可以藉此解決大部分的問題。

所以也已足夠就是了。

 

現在不管做什麼事情,總是要提醒自己先把「目標」訂出來。

如此當自己越走越遠越走越偏時,才能趕快告訴自己把「目標」重新拿出來看一下,告訴自己「嘿,雖然走歪了的這條路也是不錯啦,但你是不是搞錯方向啦」這樣,趕緊轉回至少目前現況對自己而言較好的「正途」。

 

我喜歡設立目標。

更喜歡完成目標。

 

那讓我有安全感。

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