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也是「野生」的,初出茅廬時。

曾經我也是「未馴化」的,不懂服從,只懂反抗。

不知不覺,被馴化、被馴服。

 

看到和自己有相同際遇的「野生」心靈,不禁有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曾經渴望自由,曾經渴望自在。

但是在社會化的過程中,順服了。

 

曾經相信過的真理、正義、是非,早在工作後就已經全然不再納入信仰中。

變成放逐。

 

站在圍牆外,當個路燈,冷笑看這一切可笑制度的運作。

 

轉把信仰投向北方那國。

我順服的皈依於她。

 

因為是桃花源,所以不能長居該地。

又也許正是因為這距離,所以我現在仍對她保持愛戀。

愛到有點痛,卻又快樂著。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