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橡子姊妹。只存在這個網站。

你想隨便聊聊、紓解鬱卒的心情嗎?可以隨時mail我們。

雖然有字數的限制,但甚麼都可以寫。不論花多少時間,我們都會回信。

                                                            ---橡子姊妹」

 

「連著幾天不出門,腦中的世界漸漸比實際的世界大,直到驚覺這種狀況相當嚴重時,就出門走走,調節一下。生活就這樣重複。」

「......到了現在這個詭譎的時代,我覺得人類本身似乎更可怕......所以我總是以有點『拼死』的心情出門去買三餐料理。」

我想我能懂這種感覺。偶爾六、七點早早下班,卻只想趕緊回到家中。明明外面公車聲依舊,明明人聲鼎沸,卻不知為何地幻想著外面的黑暗是如此的具有吞噬感,不想也不願打開家中那扇鐵門,縮在小小的房中,透過網路穿越過國界、穿越過任何實體上將會阻擋我的邊界與阻礙,讓腦中的世界不停的被放大放大。直到突然驚覺好久沒在下班後單純的逛街購物接近人群後,鼓起勇氣打敗那莫名的恐懼,選擇出門。

到隔壁街商店也好,到隔壁巷租書店也好;兩手空空回來也好,滿載而歸也無所謂,總之在街上繞了一圈,像是完成一種未知的任務後,欣喜而歸,這樣就好。

 

「當我以類似彈奏旋律的輕鬆感覺保持這種態度時,周圍也隨著橡子姊妹活動的擴大,一起變得柔和......如果頻繁外出,搭乘電車,自人潮中和別人見面,只會因過多的資訊而變得迷糊、神思麻痺,反而無法理解上述情況了。」

所以原本平靜美好的態度,也容易因為那些過度負面資訊所籠罩,變得原本自己的步調被打亂,無法維持和諧。最近的自己常常在與這樣的情況對抗著。對於周圍總是有不可抗力的黑暗能量在傳遞時,怎麼與之對抗卻又不造成雙方的困擾,也算是一種修煉。試圖尋找那淺層的美好表面,明知道掀開布幕後一切將會不堪入目,但我仍選擇將布幕拉平鋪好,選擇不面對。對我來說,假裝不知道,假裝很美好,都是種為了讓自己過的更自在的幼稚手段。

 

「想到自己浮沈在那龐大資訊中視那麼渺茫,就能明白陌生人針對我們而來的那些無盡泥淖似的惡意,和非比尋常、大方得像是縣深得熱烈善意,在那廣大的意識之海中換算成熱情的份量後,並沒什麼不同。」

我想我可以試圖讓這句話轉化為對眾多讀者不同態度的解釋吧。就如同人類是如此的多樣與渺小,極端惡劣的人也有,極端善良的人也有,中間擺盪的有。但是換算起來,也許數量其實差不多吧!就當做每天都在抽籤吧,好、壞、好、壞、好!

 

「我還活著,頭上有屋頂,屋裡有暖氣,不是孤獨而居,房間充滿美食香味。這是多麼喜悅單純的事啊。不期望特別的理解,只要知道這份心情就好。」

不期望特別的理解,只要知道這份心情就好:)

 

「過去雖然遭受到小小的打擊,但我的靈魂之芯並未受到壓迫。雖然我的想法有一點奇怪,但只要不執著,悲傷很快就會止住,幸福便從某個地方滑溜冒出。那多半等同於生命力吧。......即使多少有點扭曲,只要慢慢拉直,也能夠好好伸展。」

「我磨練自己靈魂的芯,溫暖它,溫柔包覆它,再次賦予它作為芯的地位。」

只要不執著,悲傷很快就會止住,幸福便從某個地方滑溜冒出...。

 

「每個人都能會一會童年時的自己,那該多好,即使只是一下子。那會是什麼感受呢?羨慕?難過?...現在,我很幸福,光是看見窗外的天空,就情不自禁流淚。我什麼都不需要,因為想品嚐幸福而閉居家中,是多麼幸運的境遇。」

我想我會是「羨慕」而不會是難過,又或者說我不太懂為什麼會難過。是因為難過自己的童年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又或是?我想我會羨慕,羨慕當時的無憂無慮,羨慕當時努力的自己(現在已經不太願意再逼迫自己做些違反自己本性的事情),羨慕當時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羨慕當時單純相信有正義有真理。

 

「每個人都確實存在於人心形成的大海某個角落...」

不管是喜歡的人、討厭的人、害怕的人,不同的時間相遇的各種不同的人,即使想要遺忘,或是想要刻意記住,都是無法完全抹滅,依舊存在於大海中的某處的。即使「他/她」已經不在了,但是想像中的形象與回憶將仍在腦海中活生生的存在著。

 

「...只是身體本能地活著,所以專心活著。即使如此,在這美麗黃昏悠閒溫暖的空氣包圍中,依然感到舒暢。快樂和不悅就像潮水般來來去去。在家裡待久了,必然想要出門。重複如同海浪,一直觀看或在其中游泳,都不會膩。那是活著的唯一喜悅。」

不要被重複給束縛住了。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