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t1236    

 

小時候練舞時常常製作結冰水。

將礦泉水瓶裝個八分滿的開水後,整瓶拿到冷凍庫中冷凍,待全部變成冰塊後拿出,用毛巾折成三折後,將礦泉水瓶包住,再用約莫三條橡皮筋將礦泉水瓶從上到小固定著,避免退冰後的水流著到處都是。

原來這叫做結冰水呀。

有時候太晚拿出來退冰,正準備要喝時,才發現都還只是冰塊。

有時候太早拿出來退冰,正準備要喝時,發現早已變成室溫水。

拿捏不太準確。

毛巾被退冰後的水潤濕後,在練舞中場休息時間最為好用。冰涼的毛巾放在肩頸處,加上一半冰塊一半冰水的礦泉水,只有個爽字可形容(長大後才發現這真是傷身的舉動啊)

 

head011_01  

 

以前最辛苦的時候,莫過於暑假集訓,幾乎兩個多月的時間,都是每天從早上九點練到下午五點。中午僅休息一小時吃飯午睡,其他全部時間都是不停的跳著、跳著。

還記得「雕」一個動作常常就是維持不動十幾分鐘,即使冷氣開得再強,汗也是如滂沱大雨般下個不停。

倒立一分鐘、耗腰一分鐘、正翻、後翻、側翻、劈腿、一次又一次的跌倒,然後又一次一次的站起,摔倒是家常便飯、跌倒更是小CASE。

那樣的年紀啊。

小小時候就體會到一分鐘的漫長,

體會到異鄉只有自己靠得住,

體會到團體生活的不易,

體會到再怎麼辛苦接下來一定都有甜美的果實。

 

汗臭味、悶熱空氣、口乾舌燥、力量耗盡,多少時候想要甩開疲憊立刻坐在地上求一場痛快。

但是在最終彩排時,全體換上表演服裝、拿起所有正式道具時,那股自信感和成就感,再度把原本的疲憊一掃而空,重新將精力注入,繼續跟著音樂恣肆揮灑。

 

偶爾跳有氧時還是會想起那樣的時光。不懂自己怎麼能夠持續十年不停歇的在每個週末、每段假期不停的練著舞。

一次一次的縣市比賽、代表國家一次一次的遠征,

在不通的語言環境下,克服著、努力著,努力在全然不認識的寄宿家庭中生活著、用最純粹的心成就著每一次的國際外交場合。

 

這如同夢境般的過去啊。

雖然表演服裝早已被我束之高閣,飄扇練習服等也一併被放進收納箱中,

但是每當看到檳榔攤上寫著「結冰水」三個字時,還是會不自覺地想起,

想起那些當初覺得很累但是現在卻覺得儘是甘美的過去。

 

人生的一半都是在舞蹈中度過,想想真是奇妙的際遇。

雖然現在已經遠離,但是那曾經陪伴我度過每個假期的表演曲目,仍舊深深刻劃在我的潛意識中,

不需要特別回想,就能夠再度舞動。

 

人的一生中,能有幾段這樣的美好,也算是一種幸運吧!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