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對於裝乖這件事感到有點膩了。

裝貼心、裝溫順、裝熱情、裝有禮。面具到底要帶幾層才夠?

Chi說我這樣叫偽善,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裝做很貼心做事面面俱到,其實有時候很想故意明知不可為卻特意為之;

裝成對對方很尊敬,其實在我心中狗屎都比他高雅;

裝做熱情喜歡多做舉手之勞,其實心中都是「關我屁事」的跑馬燈在環繞;

成很有禮貌的用尊敬親和的語氣和他人說話,其實心中三字經早已經不知道輪過幾遍。

不曉得---

多少次想要當場掛電話,多少次想要一個巴掌呼過去(如果能,最好可以連續左右連擊),多少次想要直接當面罵三字經(五字經也可以:)我很願意),但是面具很重,脫不下來。


又或者其實我只是想要裝做一個乖孩子,因為乖孩子可以得到較溫順的對待。我一邊歧視著假惺惺的人,但是我照樣辦著自己所不屑的假惺惺的人的姿態。

弔詭的謬論。我逃不開。


幹幹幹幹幹。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