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166.JPG  

我想我還是沒學會,又或是不想學,有關於「捨去或隔絕某些活動就可以省去更多時間」的念頭(From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 p.87),對於翹課這件事,至今我仍愛戀,無論是因為真有正事,或是單純因為沒心情諸如此類的小小事情,都足夠成為我翹課的理由。

雖然這樣說很不對,但是對於學校亦或是補習班能夠給予我的成效,基本上,自己對於加入這些的目的以「安定心情」為主要考量。我是一個會自己學習的人,不需要太多壓力,只要確定這件事情是自己的目標,那麼再辛苦都會勇敢的向前走。對我來說,補習班只是個給予正確情報,又或是讓自己能夠隨時確認自己的讀書進度以及目前擁有的能力是否足夠勝過他人的地方。「觀察所」,或許可這樣被稱呼道。

因此對於課堂的全勤與否,從來不在我的考量中。甚或,越接近考試,由於擔心受影響,基本上前一個月的課程都會選擇棄之不顧。因此對於積極前往上課的人,心中除了敬佩外,有時也會有些困惑。大學畢業後感觸最深的,莫過於「結果論」的想法深植。不管過程多麼努力,多麼值得人敬佩,只要結果是失敗的,那麼就是全盤失敗。對於稱頌過程的人,我總抱持著那是辛苦過後卻還是失敗的可憐者所搖旗吶喊鼓舞的念頭,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人嘲笑,殊不知這世界上照樣還是端看結果評斷一個人的成就。

所以我從來不在乎學習態度和出席狀況。只要結果依舊令人滿意,這世界上的人就會接受了,不是嗎?若是辛苦的要命換來的反倒還是失敗,那真的就是傻瓜了。只會讓人看笑話罷了。

這麼說雖然感覺有點過分,但這卻是我在大學畢業後深切感受到的世界的原則。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