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還是發現我在哭了。從昨天入睡前到今天早上。

「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會想我嗎?還是這星期看到我三天,會不會膩了?」我沒辦法像平常一樣開玩笑說:「少來,後天就見到了」因為我真的很想他。

他也許不知道,這星期的痛苦在看到他時全部化解,我現在所做的每一份努力,都是為了他而努力。

昨天他那句「如果你很有成就,或許我能提早退休,我已經想好貢寮老家要怎麼佈置了。一張桌子、一杯茶、一個煙灰缸。三一居士,不錯吧?」我想,為了他這個夢想,我會拼死達成的。雖然對於追求升遷或是名利什麼的我沒有太大的興趣,但若是這樣子能讓他的夢想達成,我想我願意。

 

我的巨人、我的燈塔。

 

我就猶如癡情的夸父一樣,追著我的太陽奔跑。

也許我永遠高攀不上,但是只要能夠更接近0.0001公釐,那麼多辛苦的過程我都願意。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