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小確幸都沒有來找我,又或是被太多的否給淹沒了。

不過這兩天因為老爹在台北受訓,所以一向孤寂的萬華家突然有了人氣。

最近對於上班這件事越來越感到意興闌珊,我也終於到了七年之癢了嗎?

「曾幾何時,對於天亮後要上班這件事已經無論是星期日與否,焦躁慌亂的心情都會出現」

突然懷念起大學不想上課就拍拍屁股回家的自由與任性。

像是被束縛住般,明知不會有好心情但是還是要往那方向奔的無奈。

只能說爹爹給的甘霖救了我。

從來不知道時間可以如此緩慢,如此靜止,如此令人窒息。

但是逃不掉的還是只能面對。突然好羨慕充滿歡樂的網誌內容。

只有鑽到書中才會覺得自己依舊是自由的。

好想要快樂。但是怎麼越來越難了呢?

 

有時候也想要學習逃避不負責任的人,拍拍屁股說句不關我的事就瀟灑離開;

有時候也想要學會推卸工作,說句「那交給你囉!」然後馬上戴上耳機鑽回位置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如果真這麼做了,那連我都會瞧不起自已的!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人格,那跟非萬物之靈的其他生物有什麼不同呢?

共勉之。

 

 









創作者介紹

Be a Street Light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