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我這樣做了。

      在收到副局長的邀請並確定可以參加的星期二當天,一下班就立刻衝去龍山分館借了林文月教授的散文集。

      幸好還有一本在架上尚未借出。《交談》的初版。薄薄一本,紙面已略顯泛黃。

       之前知道林文月教授的名字,是因為林教授翻譯了《源氏物語》一書的緣故,也因為這過於貧瘠的認識,使得自己一直以為林教授是日本語文學系的教授,直到讀了《交談》這本稍稍提及了作者生平的散文集後,才知道原來林教授是中文系教授。而且在今天電影座談會時,才知道林教授的《蘿蔔糕》一文是中學生課本必備選文,但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回歸正題,雖說知道林教授翻譯了《源氏物語》一書,但這本書第一次嘗試閱讀是在高中時,而對當時的我而言,實在不懂這本書經典在哪裡。不過即便是後來出了社會又再嘗試讀了一遍,甚至到了宇治還特地參觀了源氏物語博物館,卻仍舊還是摸不透這本書。也許,再經歷多一些後,我就可以理解了吧。

       雖然時間有些倉促,但幸好這本《交談》散文集不厚,所以兩個夜晚也足夠我讀畢了。林教授的文字溫婉中又帶有堅定,而且堅決拒絕一切「瘠義肥辭」,所以在論述上相當清晰明理,對於讀者而言,可以真真切切地確實感受到作者想要傳達的想法與理念。閱讀過程相當令人酣暢淋漓。
文章標籤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