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只是我們沒有想過要說破。

而我也一起遵守著這沒有任何意義的束縛,因為那是大家都照做的無聊傳統。

昨天說到鴨子,我很早就知道鴨子的存在,只是我不想因為鴨子讓我對自己的工作有所疑慮,

也或許是因為我知道,這種必然的開始。

別忘了我可是在這個地方打混那麼多年,甚至是耳濡目染的小孩了。

早就聽過鴨子的相關事情,輪流什麼的,每年爹爹都會說,但這不代表我可以因為它而對我的工作有所怠忽。

因為我不是那些人。

 

bemyself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